东坡区人民法院

刘菊娥诉艾建波、帅文仲、中国人民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青神支公司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纠纷案-----在道路以外发生交通事故应当在交强险及商业险中获得赔偿

作者: 刘? 杰 ????????????????????发布时间: 2014年3月26日

?


【关键词】

侵权? 道路? 车间? 交通事故? 机动车

【裁判要点】

道路是指公路、城市道路和虽在单位管辖范围但允许社会机动车通行的地方,包括广场、公共停车场等用于公众通行的场所。本案中事故发生地系厂区范围内的露天敞篷车间,该车间虽不属道路的范畴,但该车间工作模式为先由货车倒入车间进行倒菜作业,再由工人在此车间进行加工,该车间仍属于可通行的场所。

【相关法条】

《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六条、第十六条、第二十二条、第二十六条、第四十八条,《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第七十六条、第一百一十九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七条、第十八条、第十九条、第二十条、第二十一条、第二十二条、第二十三条、第二十五条、第二十八条、第三十五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确定民事侵权精神损害赔偿责任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条,《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强制保险条例》第四十三条

【案件索引】

一审:四川省眉山市东坡区人民法院(2012)眉东民初字第1038号(2012年6月14日

【基本案情】

原告刘菊娥诉称,2011年8月8日16时许,被告艾建波驾驶川1101956号车在眉山市东坡区太和镇吉香居厂区原告所在的削菜车间倒菜后,在往外开动过程中,未按喇叭,边走边放车斗,在经过原告行驶到原告右前方时,原告俯身拿菜,被告车后面挡板甩出,将车间内正在进行工作的原告刘菊娥打伤。原告受伤后被送往眉山人民医院治疗42天出院,出院后原告申请伤残等级鉴定,被评为一处九级伤残,一处十级伤残。发生侵权事故之前被告艾建波所驾驶并持有川1101956号车已在中国人民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青神支公司购买了车辆强制保险和第三者责任险。由于该案系被告操作不当所致,尽管当时有人提醒注意,但原告周围几个人都没有让开,原告也没有避让,被告应承担本案的全部责任。刘菊娥户籍证明为农村户口,其于2008年6月2日即在四川省吉香居食品有限公司工作,上班期间一直在公司居住,其残疾赔偿金应按城镇标准进行计算。原告于2012年3月30日具状本院请求依法判令被告及第三人共同赔偿原告伤残赔偿金68028.4元(15461元×20年×0.22)、护理费2520元(42天×60元)、误工费7560(126天×60元)、住院期间伙食补助金840元(42天×20元),交通费500元,精神抚慰金6000元、伤残等级鉴定费700元、医疗费18909.5元、被扶养人生活费2857.58元(3896.7元×2人×5年×0.22÷3)、二次手术再医费4000元,合计111915.48元,扣除被告垫付医疗费18909.5元,还应赔偿93005.98元。

被告艾建波辩称,原告所述事故发生过程是事实。但被告在开车之前已经提醒过车辆周围人注意,并且厂区内禁止鸣笛,致原告受伤的是由于车辆在卸货行进过程中,车后货箱挡板插销未插稳致货箱挡板甩出,但原告刘菊娥受伤与自己不及时避让也有一定关系,其应当与被告承担同等责任。被告垫付了原告医疗费18909.5元,川1101956号车系自己与被告帅文仲共同在赵正利处购买,共同经营,共负盈亏,由于农用车无法过户,本车一直没有过户。被告帅文仲在人保财险青神支公司购买了机动车交通事故强制责任险和第三者责任保险。第三者责任保险限额为20万元,未购买不计免赔。自己购买了保险,损失就应该由保险公司负担。对原告诉请费用的认定同意保险公司的意见。请求人民法院依法判决。

被告帅文仲辩称,自己与被告艾建波共同购买了川1101956号车,双方共同经营、共负盈亏。自己在人保财险青神支公司购买了机动车交通事故强制责任险和第三者责任保险。第三者责任险限额为20万元,未购买不计免赔。自己购买了保险,损失就应该由保险公司负担。对原告诉请费用的认定同意保险公司的意见,请求人民法院依法判决。

第三人人保财险青神支公司述称,原告所述事实无异议,但本案发生在厂区之内,交警支队出具了此案并非道路交通事故的认定。被告艾建波在保险公司购买了机动车交通事故强制责任险和第三者责任保险,第三者责任保险限额为20万元。因本案不属于机动车道路交通事故,不属于交强险及商业险赔偿范围,请求人民法院依法判决。

东坡区法院经审理后查明:2011年8月8日,被告艾建波驾驶实际车主为艾建波、帅文仲共同所有的川1101956号车在眉山市东坡区太和镇吉祥居泡菜厂区原告刘菊娥工作的车间内进行倒菜作业。由于需要倒的菜数量太多,有部分菜需要往前走动方能倒出,在艾建波往外行驶过程中,货箱后挡板脱出与原告刘菊娥相撞,致使原告受伤。原告刘菊娥当日被送往眉山市人民医院治疗,于2011年9月19日出院,共计住院42天,花去医疗费18909.5元,出院医嘱休息三个月。2011年9月19日,眉山市公安局交警支队直属一大队做出的第2082号道路交通事故处理(不受理)通知书,认定本次事故并非道路交通事故。2011年12月13日,原告刘菊娥的伤情经眉山公信司法鉴定中心做出的眉公信司鉴中心【2011】临鉴字第907号司法鉴定意见书评定:“刘菊娥因车祸伤致右侧第3-10肋骨骨折的伤残等级鉴定为九级伤残;致右锁骨肩峰端骨折伴肩锁关节脱位内固定术后功能障碍的伤残等级鉴定为十级伤残。”2012年2月13日,眉山市人民医院医务科做出《关于刘菊娥二次手术预估费用的说明》,证明原告二次手术还需要医疗费4000元。

川1101956号货车的实际所有人是被告艾建波、帅文仲。该车于2011年4月15日由被告艾建波在赵正利处购买,交易价款为42000元,该车至今未过户。川1101956号车系二被告共同经营,共负盈亏。该车在第三人人保财险青神支公司购买机动车强制保险和第三者责任保险,保险限额为122000元,其中医疗费限额为10000元,第三者责任保险限额为200000元,事故发生时属保险期内。未购买不计免赔。机动车第三者责任保险条款第四条载明:“被保险人或其允许的驾驶人员在使用保险车辆过程中发生意外事故,致使第三者遭受人身上或财产直接损毁,依法应当由被保险人承担的经济赔偿责任,保险人负责赔偿。”被告艾建波于2011年4月19日初次领取了准驾车型为“G”的拖拉机驾驶证。原告刘菊娥系农村居民,其于2008年6月2日就在四川省吉香居食品有限公司工作,上班期间一直在该公司居住。其父刘毕华1929年2月15日出生,农村居民,其母林素芬1932年3月15日出生,农村居民,刘毕华与林素芬除女儿刘菊娥外还育有其他子女两人,均已成年。被告帅文仲垫付医疗费18909.5元。

本次事故发生的车间,系露天敞篷车间。该车间先由货车倒入车间进行倒菜作业,再由工人在此车间进行加工。被告艾建波行驶前曾提醒工人注意,原告看见其周围人未让开,自己也没有让开。由于装菜太多,被告未能将货箱挡板插栓插好,货箱卸菜后插栓脱落,致使被告开车经过原告后货箱后挡板甩出,造成原告刘菊娥受伤。对于原告赔偿清单第三人在庭审过程中发表如下意见:原告刘菊娥的残疾赔偿金应按农村标准进行计算22616元(5140元×20年×0.22)、护理费认可2100元(42天×50元)、误工费认可5922元(126天×47元)、住院期间伙食补助金认可840元(42天×20元)、交通费认可300元、精神抚慰金认可3000元,伤残等级鉴定费700元不属于保险公司赔偿范围、医疗费认可18909.5元、被扶养人生活费认可2857.58元(3896.7元×2人×5年×0.22÷3)、二次手术再医费认可4000元,医疗费应当扣除20%的自费药部分,被告未购买不计免赔,应当按照商业险合同予以免赔,被告艾建波驾龄未超过一年,应当在商业险范围内免赔5%。

上述事实,有原告提供的交通事故处理书一份、眉山市人民医院出院病情证明书一份、医疗费票据一张、眉山市人民医院住院费用清单一份、眉公信司鉴中心【2011】临鉴字第907号司法鉴定意见书一份、广济乡五一村村民委员会证明一份、常住人口登记卡两页、刘菊娥社保缴费记录、医疗缴费记录、养老保险缴费记录、证明一份,工资明细表一份、医务科证明一份、病历资料16页、返聘协议一份,被告提供的驾驶证、行驶证、买车协议、保险发票两张、保单两页、商业险条款、医疗票据四张及原、被告和第三人的当庭陈述等证据予以证实。

【裁判结果】

眉山市东坡区人民法院于2012年6月14日作出(2012)眉东民初字第1038号民事判决书判决:一、第三人中国人民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青神支公司于本判决生效后三十日内在交强险限额的赔付范围内赔付原告刘菊娥医疗费10000元,误工费6300元、护理费2100元、残疾赔偿金68028.4元、交通费300元、被扶养人生活费2857.58元、精神损害抚慰金5000元等损失共计94585.98元。其中直接支付原告刘菊娥82285.2元,直接支付二被告垫付医疗费用12300.78元;二、第三人中国人民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青神支公司于本判决生效后三十日内在第三者责任保险限额的赔付范围内直接支付原告道路交通事故损失共计5867.26元;三、驳回原告刘菊娥其他的诉讼请求。如果未能按照本判决指定的期限履行金钱给付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二十九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本案诉讼费1953元,由原告刘菊娥负担453元,由二被告连带负担1500元。宣判后,原被告及第三人均未提起上诉。

【裁判理由】

眉山市东坡区法院经审理认为:道路是指公路、城市道路和虽在单位管辖范围但允许社会机动车通行的地方,包括广场、公共停车场等用于公众通行的场所。本案中事故发生地系吉香居厂区范围内的露天敞篷车间,虽不属道路的范畴,但根据《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强制保险条例》第四十三条“机动车在道路以外的地方通行时发生事故,造成人身伤亡、财产损失的赔偿,比照适用本条例”的规定,因原告刘菊娥的受伤系被告艾建波驾驶车辆行进过程中所致,其损失仍应由第三人在交强险责任范围内首先进行赔付,第三人关于本案事故损失不属交强险赔付范围的辩称理由于法不符,本院不予支持。原告刘菊娥在听见被告提请注意后,未采取适当的必要措施予以避让,致使自身受伤,是造成本次事故的次要原因,应当承担次要责任,本院酌定原告承担20%的责任,被告艾建波在此次事故中未尽到车辆安全注意义务,由于货车货箱插销松动,货箱挡板甩出致原告受伤,是造成本次事故的主要原因,应当承担此次事故的主要责任,酌定承担80%的责任。被告艾建波、帅文仲系川1101956号货车共同共有车主,双方共同经营、共负盈亏,应当对原告承担连带赔偿责任。川1101956号货车在第三人处购买了机动车强制保险和第三者责任保险,机动车强制保险限额为122000元,其中医疗费限额10000元(含医疗费、再医费、住院期间伙食补助费)。第三者责任保险限额为200000元,未购买不计免赔,交通事故发生时属保险期内,本案事故符合第三者责任险约定的理赔情形,第三人应按合同约定承担第三者责任险赔付责任,第三人关于本案事故损失不属第三者责任险赔付范围的辩称理由无事实和法律依据,本院不予支持。因此,本次交通事故造成的损失应由第三人人保财险青神支公司首先在交强险的赔偿范围内予以赔偿,超出部分应由刘菊娥、艾建波按其责任比例赔偿,由被告艾建波承担的部分应由第三人在约定的第三者责任保险范围内予以赔偿。本案中被告艾建波未购买不计免赔,且驾龄未超过一年,依照商业险合同条款约定,第三人人保财险青神支公司在第三者责任保险限额内对二被告应当承担的部分免于赔偿20%。对原告请求赔偿的医疗费18909.5元、住院伙食补助费840元、被扶养人生活费2857.58元、二次手术费4000元、住院天数42天、误工天数126天,二被告及第三人均无异议,本院予以认可。对于原告诉请鉴定费700元,因有鉴定票据予以佐证,本院予以认可;对原告请求的伤残赔偿金,本院认为刘菊娥户籍证明系农村居民,但其自2008年6月2日起在吉香居工作居住至事故发生时止,其居住在城镇,主要生活来源来源于城镇,其残疾赔偿金应按城镇居民标准进行计算。对于二被告及第三人提出护理费、误工费、交通费、精神抚慰金计算标准过高的请求合理,本院依法予以调整。对于原告诉请的精神损害抚慰金6000元,结合本案中原、被告双方在此次交通事故中的过错比例,依法调整为5000元;交通费因无相应票据予以佐证,本院依法酌定为300元;对原告请求的误工费、护理费为60元/天的计算标准过高,本院依法调整为50元/天。第三人提出医疗费部分应当扣除20%的自费药部分,二被告予以认可,本院予以采信,二被告应当承担的自费药费用为22909.5元(医疗费18909.5元+再医费4000元)×0.2=4581.9元。第三人提出鉴定费700元不在保险赔偿范围内,有保险合同条款予以佐证,本院予以认可。该鉴定费应由原、被告按各自过错比例予以负担。

关于原告方主张的赔偿费用本院核定为:医疗费18909.5元,残疾赔偿金68028.4元(15461元/年×20年×22%),误工费6300元(50元/天×126天),护理费2100元(50元/天×42天),住院伙食补助费840元(20元/天×42天),被扶养人生活费2857.58元(母亲:3896.7元/年×5年×22%÷3=1428.79元,父亲:3896.7元/年×5年×22%÷3=1428.79元),精神损害抚慰金5000元、二次手术费4000元、交通费300元,鉴定费700元,以上共计109035.48元。第三人人保财险青神支公司应在交强险赔偿限额内支付原告损失共计94585.98元,超出交强险赔偿限额的14449.5元,扣除二被告应当连带承担的自费药部分4581.9元,鉴定费560元(700元×80%),原告应承担的鉴定费140元(700元×20%),剩余的9167.6元,由原告刘菊娥承担20%计1833.52元,二被告连带承担80%计7334.08元,为减少当事人诉累,二被告承担金额7334.08的80%计5867.26元由第三人人保财险青神支公司在第三者责任保险范围内直接赔偿给原告,其余1466.82元由被告艾建波、帅文仲连带负担。为减少当事人诉累,二被告垫付的医疗费18909.5元扣除其应当承担的6608.71元(含鉴定费560元、自费药4581.9元、商业险免赔部分1466.82元)后,剩余的12300.78元由第三人人保财险青神支公司在交强险范围内赔付原告刘菊娥的金额中直接返还给二被告。

案例评析】

这是一起发生于相对封闭的厂区车间内的机动车对自然人的侵权事故。在现实生活中发生于私家车库、厂区道路、工作车间的机动车针对自然人侵权的案件越发增多,由于在该类案件中交警部门做出的道路交通事故处理(不受理)通知书通常认定本次事故并非道路交通事故,故保险公司通常以此为由拒绝按道路交通事故的赔偿方式在交强险及商业第三者责任险中进行赔偿。但由于交强险条例及机动车第三者责任险条款均对道路以外发生交通事故造成人身损害,比照道路交通事故进行赔偿作出了明确规定,故此类案件应当按照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的赔偿方式进行赔偿。针对此类案件应当注意侵权发生的地点是否属于长期可供车辆通行的地点,本案中,原告被侵权地发生于厂区车间,由于该车间工作模式一直为先由货车倒入车间进行倒菜作业,再由工人在此车间进行加工,故该车间应当认定为可通行的场所,既然车间可以认定为通行场所,则在此发生的机动车侵害自然人的侵权事故应当认定为道路交通事故。故法院判决第三人在交强险及商业第三者责任险范围内进行赔偿符合法律规定。

?

?

(作者单位:眉山市东坡区人民法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