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坡区人民法院

李淑君、周鑫帅等诉唐福贵、中国平安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眉山中心支公司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纠纷案

作者: 冯靖雅 ????????????????????发布时间: 2014年3月30日

?


【关键词】

民事? 交通事故? 第三者

【裁判要点】

交通事故的受害人系投保车辆的投保人,投保车辆发生交通事故致非本车上人员的投保人损害,承保交强险与商业第三者责任险的保险公司应当在保险责任限额范围内承担赔偿责任。

【相关法条】

《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第七十六条,《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强制保险条例》第四十二条第(二)款,《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道路交通事故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七条

【案件索引】

一审:眉山市东坡区人民法院(2014)眉东民初字第1427号

二审:四川省眉山市中级人民法院(2014)眉民终字第509号

【基本案情】

原告李淑君、周鑫帅等诉称:被告唐福贵驾驶川Z27759号车在倒车时,将“金阳建材有限公司”大门及房屋撞坏,后房屋倒塌将车外的周良、刘利君压倒,致周良抢救无效死亡。后交警部门作出事故认定,认定被告唐福贵负全部责任。原告诉至法院,要求两被告赔偿各项损失:医疗费78262.37元、死亡赔偿金406140元、被扶养人生活费:子周鑫帅22575元;母何全英48303元、护理费560元、处理事故人员误工费720元、丧葬费17936.5元、交通费2000元、精神抚慰金30000元,以上损失合计606496.87元。

被告中国平安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眉山中心支公司(以下简称“平安财险眉山支公司”)辩称:对事故经过与事故认定没有异议。川Z27759号肇事车为死者周良所有,周良是车辆的投保人也是被保险人,依照交强险与商业第三者责任险条款规定,不属于保险公司的赔偿范围。故请求法院驳回原告对保险公司的诉讼请求。

被告唐福贵辩称:对事故经过与事故认定没有异议,其已向原告赔偿了100000元。原告请求的赔偿项目及标准由法院依法认定。

法院经审理查明:2013年10月8日7时30分许,唐福贵驾驶川Z27759号车在东坡区白马镇万坡村2组的“金阳建材有限公司”外倒车的过程中将“金阳建材有限公司”的大门及房屋撞坏,后房屋倒塌将周良、刘利君压倒,致周良、刘利君受伤,后周良因抢救无效死亡。眉山市公安局交通警察支队直属一大队于2013年10月28日作出道路交通事故认定书,认定唐福贵负此事故全部责任;周良、刘利君在此事故中不负责任。

川Z27759号重型罐式货车车主为周良,被告唐福贵系周良聘请的驾驶员,从事货物运输,唐福贵具有从事道路货物运输资格。川Z27759号重型罐式货车在被告平安财险眉山支公司投保了交强险与限额为500000元的商业第三者责任险,周良系该车的投保人与被保险人。被告平安财险眉山支公司以周良是川Z27759号车被保险人为由,属于交强险保险条款第五条“交强险合同中的受害人是指因被保险机动车发生交通事故遭受人身伤亡或者财产损失的人,但不包括被保险机动车本车车上人员、被保险人。”以及商业第三者责任险保险条款第五条“下列损失和费用,保险人不负责赔偿:”第(一)款“被保险人或驾驶人以及他们的家庭成员人身伤亡、及其所有或保管的财产的损失;”免责规定,保险公司对原告的各项损失不负赔偿责任。

【裁判结果】

眉山市东坡区人民法院于2014年9月1日作出(2014)眉东民初字第1427号判决:一、被告平安财险眉山支司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三十日内在交强险与商业第三者责任险限额内直接向原告李淑君、周鑫帅等支付周良因交通事故死亡造成的损失赔偿款311554.01元;二、驳回原告李淑君、周鑫帅等的其他诉讼请求。宣判后,原告李淑群、周鑫帅等与被告平安财险眉山支公司向四川省眉山市中级人民法院提出上诉。眉山市中级人民法院作出(2014)眉民终字第509号判决,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裁判理由】

眉山市东坡区法院经审理认为:依照《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强制保险条例》(简称《交强险条例》)第三条“本条例所称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强制保险,是指由保险公司对被保险机动车发生道路交通事故造成本车人员、被保险人以外的受害人的人身伤亡、财产损失,在责任限额内予以赔偿的强制性责任保险。”第二十一条“被保险机动车发生道路交通事故造成本车人员、被保险人以外的受害人人身伤亡、财产损失的,由保险公司依法在机动车交通事故强制保险责任限额范围内予以赔偿。道路交通事故的损失是由受害人故意造成的,保险公司不予赔偿。”上述规定中的“受害人”,范围指被保险人、本车人员以外的受害人。《交强险条例》第四十二条第(二)款“被保险人,是指投保人及其允许的合法驾驶人。”从该条理解,被保险人的范围除了投保人外,还包括了其允许的合法驾驶人。依照《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道路交通事故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七条“投保人允许的驾驶人驾驶机动车致使投保人遭受损害,当事人请求承保交强险的保险公司在责任限额范围内予以赔偿的,人民法院应予支持,但投保人为本车上人员的除外。”之规定,“被保险人”是需要特定化的概念,只有在交通事故发生时才能确定。投保人允许的合法驾驶人驾驶投保车辆造成非本车上人员的投保人损害时,此时的被保险人应当为投保人允许的合法驾驶人,而非投保人。在一起交通事故造成的损害中,被保险人只能有一个,而投保人与投保人以外的合法驾驶人是不能同时成为被保险人的,投保人此时与其他人一样,处于第三人地位。故被告平安财险眉山支公司应当在承保的交强险与商业第三者责任险限额内赔偿。

案例评析】

在保险法律关系中,投保人仅是与保险人建立保险合同关系的当事人,而保险法律关系尤其是财产保险法律关系中,更重要的权利主体是被保险人。发生保险事故时,保险金的请求权主体是被保险人,只有在投保人是被保险人时,其才有权请求保险金。车辆的实际驾驶人不是投保人,被保险人就不是投保人,而是本车实际驾驶人。

在车辆运行中,投保人不是车辆驾驶人的情况非常普遍,如车辆的租赁、借用、投保人与驾驶人形成劳务关系等,在投保人与本车实际驾驶人相分离的情况下,机动车不在投保人控制下,其对机动车危险的控制力与其他普通第三者没有实质差别,当其受到侵害,其同样处于弱势地位,将其纳入第三者范围,更符合保障受害人权益能够得到及时有效补偿的原则。

?

?

(作者单位:眉山市东坡区人民法院)